科力尔聂葆生:曾负债经营、人才难招,如今年营收破5亿

2019/1/11 11:57:40来源:全景财经热度:7264

我们就把这一种电机做到极致,专注做,拼命做。——聂葆生

他只有初中学历,却从普通电工一路升任到厂长。

他接手了一个破产重组的企业,却把企业从负债三千多万做到年营收破5亿。

他所在的行业,外企领先,他却偏要把生意做到海外去。

他是聂葆生,科力尔的董事长。

科力尔聂葆生:曾负债经营、人才难招,如今年营收破5亿

今天,他的企业正式登陆资本市场。

他如何把一家地处县城的电机厂,做到如今电机外销第一品牌?又是如何突破信息落后、人才难招、客户难找等重重难关?

全景财经本期《约见·资本人》科力尔董事长 聂葆生

视频正文:

湖南永州祁阳,一个有着1800多年历史的县城。今天登陆中小板的科力尔,就是从这个小县城起步,走出国门,成为伊莱克斯、松下等国际家电品牌的电机供货商。

记者:在这一行当中,公司在国内应该算是比较老的?

聂葆生:对。他们很多公司都不存在了,像深圳有个深西电机厂(航天系统),他也破产了,做我们这一行的,还有一个香港企业,在深圳平湖,他做着做着也转行了。

记者:目前公司在这个行业当中市场份额大概是什么样的?

聂葆生:目前在市场方面,我们外销占了70%多,我们定位是高端客户,这方面的外销客户同行有,不多,大概就是一家,量很小很小,我们应该占比较大的市场份额,超过70%、80%。

如今科力尔已经是微特电机的龙头品牌,但鲜为人知的是,公司起步并不容易。70年代初,22岁只有初中毕业的聂葆生进入祁阳五金厂,从普通的电工一路做到了厂长。

聂葆生:我那个时候开始当电工,1977年冬天恢复高考以后,我一直坚持的学理科,不考文科,作为一个没有读高中的人,通过正规的大学考试,所以到1979年考上了,但是那一年结了婚不行,没有去读,所以以后工厂看到我是个人才,就让我搞开发,以后慢慢的就提升为副厂长、厂长。1989年初,当副厂长,1990年11月当厂长。

记者:70年代考上大学不容易。

聂葆生:没读高中考上大学的,整个厂就我一个人考理科,省招生办还打了电话到我工厂里来(核实),因为我是个实在的人,填了1966年初中毕业。

记者:您当时从一个技术工到管理岗位的时候,自己心态上是一个什么样的变化?

聂葆生:这也是一个发展的过程,成长的过程,当老板不容易,第一个,要有基础;第二个要懂人的心理、需求;第三个要有规矩,就是我们讲的制度建设。

90年代初期,因为一个300万台电机的需求项目,祁阳五金厂成立了当时湖南省第一家微特电机生产企业黎海微电机,聂葆生兼任董事长。2001年,由于种种体制内因素,黎海微电机进行民营化改制,科力电机(科力尔前身)应运而生。

记者:把(黎海微电机)原本好的资源整合到科力电机里来?

聂葆生:不,还有负债,改制的负债、银行负债,都由我们科力承担,那个代价很大。

记者:那个负债当时有多少?

聂葆生:3350万。

记者:等于说公司还没有正式运转,就负了3000多万的账了。

聂葆生:对。

记者:您当时应该是董事长,心理压力大吗?

聂葆生:我觉得这个项目市场比较好,虽然有负债,但是原来那些历史的负债没有让我承担,历史的负债就破产破掉了,其余的我都承担了,供应商债务、银行债务,还有员工改制,那个成本比较高,但是我觉得,应该承担。

记者:这个负债用了多久消化掉了?

聂葆生:因为年轻人都来了很久了,都有学历,他们都很积极入股,交钱,每年发展的空间都是在45%左右,当年就赚钱了。七百多万。

记者:当时成立科力最大的一个难点在哪里?

聂葆生:当时来讲,我觉得还是人才。我专门在这边出差,80%泡在广东市场,找人,挖人,市场都在这边。这边有很多台湾企业、香港企业都在这边。

记者:那时候人才好招吗?

聂葆生:大多数不愿意去。做工作,帮他们找对象,把住房条件宽一点。当时搞了扎根奖,忠诚奖,搞了很多,还表扬他们的夫人,想了很多办法。

由于有负债,科力电机刚成立时只能找银行贷款经营。“整个科力大概是贷了1700万左右吧,我是付利息的。”而由于科力电机地处县城,除了人才稀缺,信息不对称,更关键的是客户难找。

聂葆生:我有个特点,我每年泡在广交会,一年两届,广交会春季,广交会秋季,天天在那里,两个眼睛睁得大大的,又不知道哪个客户要我的产品。

记者:那时候天天往深圳这边跑?

聂葆生:天天跑。以前年纪比较轻的时候,专门坐小车跑广东,那很辛苦,有时候修高速公路,堵车一堵就是一晚上。开广交会的时候,我们在广州湖南宾馆,一间房子住了7个人,开地铺,为了省钱,又要去,又要省钱。

记者:您第一个客户还记得吗?

聂葆生:记得,外销,是土耳其,叫伊贺拉斯,70万台。

记者:当时国外的应该很多语种都有吧,怎么跟他们去打交道呢?

聂葆生:有时候翻译有事了,我每一年广交会,每一届学三句话,一见面,你好、请坐,见到你很高兴。另外我能跟老外谈三个小时,为什么呢?那个电流、电压,转速就是RPM,还有数量、机件制图,这是全世界通用的,我就利用写文字。

记者:您定位要做全球高端的客户是在什么时候?

聂葆生:也就是在十年前,很多国内的大客户,不做。

记者:为什么?

聂葆生:难收钱,价格不高。

记者:但是国外的这些客户,你们可能竞争的是国外更高端的电机厂。

聂葆生:对,像德国的电机厂,美国的(IMSims),你这一点讲对了。我们是这一个电机把它做到极致,把它做好,花了很多工夫的。

记者:这当中怎么从他们手中拿大客户呢?

聂葆生:比质量、比价格。比国内高,比他们起码要便宜15%左右。

2001年,科力电机完成了300万台电机销售,2004年900万台,营收过亿。2010年,科力电机整合设立科力尔,业务也由原本针对家电的电机逐步扩展到办公自动化、安防等领域。2016年,公司电机销售突破3200万台。目前科力尔正在研发工业机器人,伺服电机。

记者:伺服电机现在的销量水平怎么样?

聂葆生:因为刚刚开发两年嘛,2015年开发,刚刚开始送样,给客户认可,有一个过程,客户反映还不错。

记者:为什么会想到进入这个领域?

聂葆生:偶然碰到一个日本朋友,他就讲这个好,因为这个市场份额,现在日本企业占60%,很大,欧美市场,像西门子他们大概占80%多,台湾的台达占10%,我们国内的企业占的比例不到10%,不过起步比较快,我相信。原来讲的是百亿级、千亿级,现在讲的是万亿级的市场,就是各行各业,都需要自动化,减少人工,减少体力劳动强度,都要。

记者:伺服电机这一块,国内有同行在做吗?

聂葆生:有是有,不同的定位吧,杭州就有。电机行业上市的公司,大洋、卧龙,他们好像没做这个,这个市场太大了,定位不一样,我们就定位这一个,拼命做、专注做。就跟国外的品牌,一个一个指标掐。